入壳刀

头像是烧鸡锡纸

风住


萍水相逢  自由自在

开始是这句   大概结尾也是。


王先生 生日快乐


You will be  better  than  better

好想给一篇文写评呀


但怕get不到点  心有戚戚  用这样格式一谈

偶然遇见时  热度稍微残忍

但是奇妙感官  冲撞脑海   没有标点

啊是有的  书名号  问号  感叹号 

偶尔的省略号  透彻淋漓


两个人在笔下  仿若哲学家  或市井小民

又像siren  又像vulcan

逼真但是单薄   真实而又疏远

教堂里琉璃人像 透光之感


冯友兰说  人生四种境界

第一种第四种这样矫合  实在难得

原来是事业包揽爱情  爱情渗出事业

也许原来生命与浪漫   本就不可分割

因此欲望之外  还有天地

流俗  超脱  高妙


总觉得这样一篇文是昏暗的

末日狂欢  这样说着  被作者可爱地驳回了

但是小酒馆  小饭店  不都昏暗吗

摸黑吻一吻  月色下的唇  夜幕中的烟

即便炮仗皮儿似的红嘴唇  落地窗玻璃

是绝对窗明几净  门户敞亮

但绝望之感  灿烂之感


像是春天落叶  其黄而陨

但接下来嫰幼枝芽  满山青翠

毕竟春色三分  二分尘土  一分流水

常青树如此  枯槁而新生  真是江湖眷眷

怅徉  迷惘  奇情万丈


一个人写的东西  怎么能成这样

细碎不用精致评说  深浅之间  其味酷烈

自噬其身  吞吃入腹  如服还丹

连个嗝都舍不得打

最后酣然  泪流满面  大声责问

你是梦吗


词句间是旌旗蔽空  酾酒临江

但这一樽江水  奔流甘醅

熏得游人醉  全在于在佳酿之上  再添佳酿

在字句中歌舞  是好事吗


片段角隅 偶然想起垮掉派

每个看客每位读者  看清楚勺子上是什么了吗

我没有骂人  一如所言  一场风云际会的狂欢

愈沉沦  愈出彩  愈博人勘探


生活味儿  哲学味儿   我们看的是故事吧

两个人在铁链间交割  紧紧相贴

长恨此身非我有  何时忘却营营

对他们一句词摆下来  居然也顿觉伧俗


正听Chet Baker的曲子  歌词刚好到

Bump into things like someone in love

in love  一切一切  都是in love

以及relationship

不过说到底  还是bump into things

烟  酒  性   诚如斯言   谁能免俗


我坐在羞愧的骨血之外  困于逼仄的发烫躯壳之内

用假大空的纯意识想法

给他人的文字  写蹩脚的曼妙情诗


那样的文字啊  说的是绝望并灿烂

深渊往下探看  是烧红的明丽铁链

像海上钢琴师  风云翻覆  巨轮任其摆布

吊灯明灭   大厅里光即使直照地面

昏暗晃荡  琴仍在弹